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一年“买”土特产33万—乡村财政还能有多乱2019

来源:www.ecetd.com.cn 点击:1880

(新华社调查)“芝麻官员”一年花费“巨款”和“购买”330,354件土特产农村金融会有多混乱?

新华社武汉12月25日电(记者谭元彬)一年花在橘子上的钱超过22万元,花在接待和当地特色菜上的钱超过33.8万元。

26起挪用城镇金融资金进行股票投机和期货交易,7年累计挪用189万元.

最近在一些地方的镇财务室(其中一些已经成为财务室)和村委会经常发现腐败 与贪污数千万美元和上亿美元的巨大贪婪相比,乡镇干部和村干部的权力似乎“微不足道” 然而,一旦小“芝麻官员”伸出黑手去抓人民的油水,拿起政策红利,黑色手段和无情的攻击就引人注目了。

"芝麻衙内"花"大" 买水果、土特产,一年55万

一个乡镇财政所花多少钱?从2008年到2012年,仅仅四年时间,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东壕口镇财政部门就在柑橘和土特产上支出了185万元。 其中,仅2012年一年,柑橘的购买、接待和土特产的购买就达55.8万元以上。 当地纪律检查部门的相关官员最近表示,此案正在密切调查中,并将调查到底,并予以严惩。结果将及时向公众公布。

仅仅是购买当地产品和水果,一个镇财经研究所在过去的四年里已经花费了100多万元。如果所有这些都完成了,一个县或一个城市的娱乐费用会是多少?记者发现,一些乡镇组织经常出现财务混乱。这个案例不是一个例子。

虚构的娱乐费用 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店镇财政局前局长郭振东用公款报销了元的人际关系费用。今年上半年,恩施州咸丰县清平镇政府以会议费的名义报销了11万多元的公务接待费。

未经授权截取赔偿 湖北省仙桃市石铺头村党支部书记杨洛新任意扣发铁路建设用地补偿费元、村民宅基地登记费元及配套费,全部用于账外支出,随意使用。

挪用财政资金 湖北省广水市关苗振财经学院院长黄家成挪用关苗振财经学院共计189万元金融资金,用于股票投机、黄金期货等盈利活动,导致资金损失空无法返还。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挪用从2007年开始,直到事件发生,“一直到现在”。

欺骗财政拨款,动用公共资金赌博,领取生活津贴……这看起来像是“边缘的废料”,但却无处不在

乡镇金融机构是我国金融体系的“毛细血管”。他们担负着代理和监督乡镇机关和村级组织财务的重要任务,在基层工作中占有重要地位。 但是,记者的调查发现,许多乡镇财政机关的财务管理混乱,存在挪用资金、冒用补贴、乱花钱等现象。他们的违法腐败行为表现出三个特点:“雁拔羽毛,不怕麻烦” 基层干部权力不大,收费也不高。然而,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们分阶段分批地“蚂蚁搬家”

记者对湖北省纪检部门集中报道的村级组织财务问题进行了梳理,发现在45起案件中,集资方式主要有白条、重复报销、账外支出、套汇补贴、挪用资金和私用公款。

无视法律法规,敢于贪图任何金钱 扶贫资金、安置费、医疗保险补贴.不管哪种资金敢挪用,很多都是赌博

根据民政部门的有关政策,领取生活津贴的主要是最困难的人,他们没有生活来源、没有工作能力、年老、残疾等。农村低保平均标准为每人每月216元。 但是,一些基层干部没有放开这一微薄的生活来源,把低收入人民的“救命钱”当成自己的。

无孔不入,渗透每一个环节 骗取财政拨款、索要保险赔偿金、意外送礼、挪用公款和炒股.各种各样的“外来”把戏侵占了国家财产。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乡镇基层干部的腐败似乎是“角落里的碎片”。然而,由于其无孔不入和种类繁多,小腐败最终会变成大腐败。 一些村干部非法报销本应由个人支付的费用,用村民的钱为自己做事,如送礼、用公款为个人购买高额保险、非法收取家庭费、建房费、计划生育押金、土地补偿费和居民生活补助费、截留挪用退耕还林资金、移民专项资金、危房改造资金、临时救助资金等。这对群众产生了很坏的影响。

不管电源大小如何,对“毛细管”的监控不会留下任何死角。

基层,尤其是村级的财务管理混乱不堪。它最大的危害是直接侵害群众利益,给许多农民的生活和生产带来困难。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尚胜生说

专家说村干部经常贪污和挪用农民的救命钱。民生政策的“红利”消失了,基层人民,特别是穷人的生计保障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摧毁了。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健说,令人震惊的乡镇财政混乱伤害了党和群众的关系,特别是党和农民的关系。 基层金融出现各种丑陋混乱的根本原因是该体系没有得到很好的实施。

“对专项资金的监督和对人大代表的监督是没有用的 ”汤胜生谈到需要加强乡镇两级的财务披露,组织专项资金审计,重点调查一批腐败村官,并利用身边的案件威慑和教育村干部守法。

同时,针对基层财务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法纪意识薄弱等问题,建议加强管理和人员培训,提高乡镇财务办公室的财务代理能力,强化其监督作用,特别是疏通渠道,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作用。